上聯國際展覽有限公司

最新消息

為何台灣人總是分不清佛教、道教和民間信仰啊?一篇文看完台灣宗教歷史(上)

- 2018/07/24 -

台灣民間信仰,為何如此多元與佛道不分?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,也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。 最簡單來說,別說台灣的民間信仰分不清,從明朝以來,當時大多數的百姓就分不清了。 別說百姓分不清,連許多專業的神職人員,老道長,大和尚,儒官員,也是分不清。 
 

分不清有好多個理由,每一個理由都是非常專業的主題,只能勉強簡寫: 

理由一:因為在歷史上大家早已難以分清你我彼此

儒道釋三個宗教,長期影響中土思想,思想信仰互相融攝,甚至連神明譜系也彼此收編, 長期混血之下,都已經有所沾染。 比如,道教裡的斗姥天尊,佛教稱為摩立支天菩薩, 佛教的觀世音菩薩,在道教裡認稱為慈航真人。
 

佛教許多法師稱玉帝是忉利天主,作為佛家護法神。 然而釋迦牟尼,在道教裡亦被歸為為大覺金仙。 道藏有收經書說老子化胡,西傳道法化身為釋迦牟尼。 道教支派普庵派,其宗師便是佛教的僧侶普庵禪師。 
 

除了神系相互影響,佛道二教彼此經書抄來抄去,也在所多見。 這部份扯到許多偽經考證,本文不多探討。 至於道家大師註佛經(呂祖注金剛經),佛家大德解道經(道德經憨山註)等等, 三教之間的宗師彼此用自己的教義解識他教的經典,更是歷代常見。
 

明清以來,道人習佛法,僧人住神廟,這都已經不是稀奇的事情。 尚有許多出家大師紛紛提倡三教同源,互有高低。雖然是「同源」, 佛家的說道家儒家低點,自己最高;道家的說佛家儒家低點,自己最妙, 反正最後也是大家各自表述,信者恆信。 既然大家都這樣融來混去,各顯千秋,那自然會有人脫古奉新,自創新教。

 

理由二:充滿創意與革新的新興宗教,直接結合三教教義合一

在明清以來,許多宗教勢力打入民眾,蓬勃發展。

1. 有的宗教直接以三教原始經典為學習對象,但是修行方法自己走出一條路。

如:理教:以儒家為基底,奉觀音為主神,習道法道術濟世。 台灣在戰後有位理教大法師,是越戰前南越的國師,道功十分精湛,也是著名中醫。 許多人不知其理教背景,視其為道門人士。
 

2. 有的宗派自創新經典,新背景,新教義融合三教。

如:羅教:只要跟無生老母或真空家園有關的信仰系統,都是源於此教。 羅教在明清傳播甚廣,發展出數百種各式各樣的宗教,此教自創經典、神系與世界觀, 採用許多佛道二教的說法與術語,但是被二教人士認為其偏離二教原始教義。 因此羅教系統的相關經典,自然也不會被二教承認。 在羅教的傳承發展裡,在台灣比較有名氣的宗教有一貫道跟齋教。 齋教在清朝時分別傳入台灣,其實是龍華教、先天教與金幢這三個羅教子孫教派的統稱。 而一貫道則是在民國之後才傳入。 一貫道方面,主要是講五教共和,儒道佛耶回一家親,多為人知。 而齋教是日治時代才有的名詞,被日本政府視為佛教的支派,被稱為白衣佛教。 齋教之稱,也是因為其神職人員吃素但不出家仍主持教儀之故。
 

3. 伏乩寫經書的鸞堂:明清時代,沿海各省常有乩童被神靈附身寫書,或藉人操器具書寫經文的宗教活動。

此類宗教活動的場所稱為鸞堂,寫手稱鸞生,寫出來的東西稱鸞書或鸞經。 在台灣,鸞堂與齋教信仰有時會相互結合,其主要又與恩主公信仰密不可分。 恩主公信仰五恩主,主要供奉關聖帝君為主神,台灣有許多關帝宮廟, 其背景出自恩主公信仰的鸞堂系統,著名的行天宮即是此一背景。 其中許多關帝經典是鸞經,尚未被道藏收錄。 鸞經所提出的關帝接玉帝說法,自然也不會被純道教信仰者接受。 既然宗教信仰如此混合多元,一般民眾如果未仔細了解, 有拜有保庇,信者得佑護,自然不了解其中源流差別,也不會去在意其差別。 
 

理由三:紅塵俗子多半重視靈驗,少有時間專讀經典教義

三教的教法不太相同,雖然原始的經典皆有自己的獨立體系與思想, 但是如沒有仔細深究,自然搞不清楚其中的區別。 反過來講,想要分得清其中差別,多半是純粹三家的修行者或奉行者,依照經典的教法, 還有戒律的框架來提供分辨的依據。

這涉及許多複雜的問題,比如經典的真偽考證與認證,一般來說會把放在道藏或佛藏經 的經典視為正典,不在其中經典與相關說法,視作為附會外道。 但是對於求保佑的俗子們來說,是較少會去關注的議題,反正大家信者恆信, 在習俗上也是照樣延用,自然就成為了現在的風貌。 基於前三個理由,可以再從歷史的發展來解釋台灣民間信仰道佛混血的現況。





文章圖片引用:風傳媒

近期展覽